小先生的话筒儿

为你 千千万万遍

可能是周更

良堂。

这几年常有人这么讲,暂且算是夸我。


“小孟啊越活越明白了。”

“这孩子通透。”


只有他会与我说。


“孟鹤堂,把你这面具摘了我才同你说话”


面具戴久了摘不下来,也不知道他晓不晓得这个道理。没了法子,我只能装作摘掉的样子。这层东西就一天比一天厚,我心里觉着他是知道的。他就等着哪一天把我所有伪装一下子敲掉,碎成粉末让我捡都捡不起来。太狠了,周九良他太狠了。


在他面前露出点马脚是那天,小园子的后门。刻意晚了半个小时出来,没成想还能遇到两个蹲我们的姑娘。其实我有些烦,但还是笑吟吟接过她们要签名的本子,写完了还叮嘱大冬天的要穿多些,别为了漂亮什么都不顾。最后有一位忽...

2019-01-14

一封寄不出去的信

先生:

  我已许久没拿起笔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我也不给您寄,就这么着吧,写哪算哪。


  与您相识已八年有余,分别也一年之久。您不让我联系,我听话。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留下些什么。不至于我暮年头眼混沌之时记不住您。到时候伴着夕阳与热茶我还能忆起年少心事。希望那时你已释怀,还能相见。或是子孙满堂和睦到记不得那些。原谅和忘却都好。


  我买下了一个院子,堂前种了两棵梧桐。也没什么特殊含义,只是市场里卖树苗的小伙子侧脸很像您。没敢同他多聊,我怕忍不住唤他先生。


  今年我在南方也见到雪了,不算什么稀罕事儿,可很想同您说。还记得那...

2019-01-08

不入梨园7【祥林】

#民国背景

ooc预警


  陡然间天就冷了,卷过来的风裹满了洁白的雪粒子。郭麒麟的斗篷帽子带着一簇银色的绒,他扣在脑袋上遮得严严实实也不冷。这款式是他做小角儿的时候就有一件的,出了事儿之后没找回来。但他实在喜欢又找师傅做了一样的,料子也不许用太名贵的。就是一普通极了的黑袍子,还是阎鹤祥说太素净着人给他衣角绣了几枝白梅,便是这样不仔细也瞧不出来,只在他转身见能瞥见一二。


  就这白梅啊坏了事。还同那天深夜一样,剧场后巷还是那个醉鬼还是跌跌撞撞要扑过来,闪躲的功夫李少爷看到那几朵梅花,他笑着要圈过来口里叫着清清。


  哪...

2019-01-01

​不入梨园6【祥林】

#民国背景

ooc预警


  原以为前些日子的郭麒麟已经足够开朗,可最近这人的精力有些太过旺盛。晚上打剧场回来就待在书房,绕着阎鹤祥转来转去,说东说西,比天桥底下卖艺的还能叨叨。


  阎鹤祥正写着封信,耳边是郭麒麟毫无重点却滔滔不绝的话语。


  “啪——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阎鹤祥把手里的钢笔拍在桌子上。


  “我没什么要说的。”安静了还没一会儿郭麒麟又开始了。

  “剧场新来的男演员长得像···唔”


  因着郭麒麟的嗓子,阎家...

2018-12-22

小段【贤良】

#ooc还特短

虽然我标题那么写但其实良贤贤良无差


昨与他喝了一夜酒,到了宾馆还不肯放过。他不能喝大家都知道,我比他酒量好了也不是一点两点,于是我清醒他醉着。躺在他身边抓袋子里的花生吃,圆溜溜的像他少年时的脑袋。从嘴边一路滚到锁骨窝里,也不知怎么想的捅了捅他软绵的肚子,垂了眼眸调戏示意他帮忙弄出来。


那人居然黏黏糊糊就腻过来埋在颈窝里了,温热的唇瓣贴着皮肤。陡然间就动不了了僵得和木头一样,转个头废了我半条命。


“你干什…”


还没说完就被他的举动拦住了话头,他妈的周九良这个死东西伸舌头了。卷着那颗花生湿漉漉的在锁骨上留了一道。涨红了脸脏话已经堵在喉咙口,...

2018-12-21

赌【良堂小段】

#ooc 内容纯瞎编 别上升


预报说了今儿个南通有初雪。羽绒服围巾帽子口罩备齐全了裹得严严实实,凭谁都认不出来。除了孟鹤堂,不是因着八年的搭档关系,是因为这身打扮是他一手准备的,除了衣服还有假发眼镜增高鞋,镜子前那么一照甭说粉丝,亲妈都认不出来我。


沉了嗓子怪里怪气说话看那人满意点头才松一口气。心里还存点侥幸,牵过人的手心画圆求饶,换来那人嘴角微翘得意满满的一句不行。怪我,日子过得挺好和他打什么赌,看看这下完蛋。


外衣拉链拉到最高,打了的到那酒店门口。直到那房间门开一股暖气席过来方才定神,几个眼熟的姑娘瞪着眼睛瞧我欢天喜地说了句男粉啊。几杆子打不出一个闷屁只晓得和...

2018-12-09

唇【良堂】

#八周年快乐

#小段儿


九良,他十七岁就跟了我。


打考试看见他那天起,就知道人是个好苗子。人生来自私,看见好的就想拥有。他功底瓷实所以我把他给要来了,没成想他人也那么好,我还是想要他,倒不知道他肯不肯给了。


小孩儿过得有些糙,嘴巴干裂脱皮偏生他忍不住要去舔,我是真怕他大冬天的弄出个唇炎来。为着这个事跑柜台买了罐唇膜,粉红色的小小一个,闻起来还挺香。有点甜的莓果味,想尝尝。


指尖融了想给人点上,哪知他偏过头去抿着嘴躲。我看他的嘴巴是不想好了,好说歹说也不让抹这玩意儿。


“周九良你不用我用。”


轻点着给自个儿上了厚厚一层,咬牙发狠捏住那...

2018-12-07

不入梨园5【祥林文】

民国背景

ooc垃圾文笔预警


  李少爷是在某个舞厅门外被绑来的根本没花多大功夫,醉得像滩烂泥任人摆布。


  阎家是新建的小洋房没个好押人的地儿,只能把人放到个空着的地下室。李少爷被绑在凳子上,脑袋翻过椅子背睡得还挺香。难闻的酒气熏得阎鹤祥直皱眉,这会可没那功夫等这少爷慢慢缓醒。一盆凉水兜头浇得那人清醒过来,大口喘着气迷茫地望向四周似乎还没搞清形势。


  “郭麒麟在哪?”

  “我上哪知道去。”李少爷挣了挣身上的麻绳“阎鹤祥你他妈把老子放开。”


  阎鹤祥坐在椅子上,盯着李少爷面无表情,看不出来他在想...

2018-11-28

不入梨园4【祥林文】

民国背景


  打那教堂回来,郭麒麟就像被得道高僧给点化了。不复从前那般样子,眉间阴郁散了,玩笑也开得了。还拿自个儿的嗓子打趣儿说是再也入不得那梨园,不然一开口就得被人轰出来。说起李家少爷的八卦他也是神色如常还能跟着众人一起笑出来。


   身边人只当他看透了现如今的世道,认清了形势,也就不得不放下。


  他长得本就好看,如今对谁都带一副笑脸任说什么都不生气,生意场上似乎就得意了,一时间他陡然成熟起来,有很多事情阎鹤祥已经放手给他去做了。光明剧院就是郭麒麟在管着,新来一批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,但胜在年轻上台好看,有一两个尤其出挑的...

2018-11-17
1 / 6

© 小先生的话筒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